inicio sindicaci;ón

http://okev.in/cal-state-fullerton-mfa-creative-writing/

突然被朋友叫去音乐节,完全没准备,甚至都没听说。火速定了来回的火车票就踏上了征程。确实像第一回上轿的大姑娘,什么都新奇,看不够也听不过来,恨不得多长几双眼睛、几只耳朵,分身乏术。

从火车站先坐公交去吃大名鼎鼎的邵顺兴锅盖面,然后从火车站坐黑车直接抵达现场。

我们是10月4号的场子,据说没有前两天人多。到的时候差不多已经开始了,进去以后没先去听歌,倒是被跳蚤市场吸引,各色各样的小物品甭提多文艺了。里面的文艺小青年穿着也都很有范儿,什么海魂衫、红领巾、梅花衫、红军帽,应有尽有啊。遗憾的是老伯伯和大妈也有点多。

买了个防潮垫,睡在上面,看看蓝蓝的天空和洁白的白云,听着震耳欲聋的音乐,别提多带劲了。

四个舞台不间断的无缝上演着一场场精彩的演出,令人不得不来回奔波串场子。最high的两场分别是The Whip和二手玫瑰。戏班的特色也令人着迷。蔡健雅的场子人最多,可是我觉得没啥气氛。电子舞台的DJ们本来就是有令人身体闻声起舞的绝活的。最臭不要脸的是戴爱玲。

The Whip最后的几首时,一个女歌迷频频上去反复打开自己的上衣,恩,里面什么也没穿,真是high死了!

越到夜场越high,以至于最后都舍不得走了。应该有很多人确实没走,就在里面搭起了帐篷即可过夜了。

对于音乐节,我只想说:太有意思了。以后只要有,我就去参加。

照片:http://cn.zooomr.com/okevin/statuses/76610d53d2/

Response Trackback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