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nicio sindicaci;ón

byui creative writing

周六去扬州,钱同学乔迁之喜,恭喜恭喜,终于有自己的蜗牛壳了。周日回南京。周一去上班,找不到自行车。左找右找,找到了一把剪断的锁,正是我的。白搭了50块钱买的锁。

室友建议我买100多块钱的锁,我一直没听进去,现在后悔了。人家可是在南京生活了七八年的人。人家的环形锁和链锁都是100块以上的。

我在我的状态栏写道“每天都做好了下了楼找不到自行车的准备”。这,来的也太快了一点吧。我才骑了4次。

我对南京顿时刮目相看。特别是对那些偷自行车的小偷们,致以最高的敬意!敬礼!三鞠躬!

警察和城管都没有你们对社区熟悉,每个小区里面哪天多出来一辆什么牌子的自行车,你们都是如数家珍吧。要是你们去做社区工作、或者去做社区志愿者,那这个世界将会是多么的和谐啊。

话说这几天每个人都在大喊“我快被干死了”。每个人都不例外吧。天干物燥,嘴唇都裂开了。于是去欧尚买了一管润唇膏。

相机的CF卡坏掉了。好几天了,都不知道怎么办。突然就想到随机赠送的一张32M的CF卡,前几天还看到的。于是回家翻箱倒柜的找,CF卡没有找到,找到了一支基本上没怎么用的润唇膏,因为去年我买了两个。然后发现刚在欧尚买的这支还没有拆封。

前几天做什么事情都很顺利,我就觉得得有点事情发生才能平衡,不然我就惴惴不安。现在终于安心了。不过正如twitter上的ahtoh所说,“马上又会顺了”。

和小备在德基看了场电影,孙周的《秋喜》。天啊,是我在电影院看到过最烂的一部了吧。

在书报亭买了一本《WAY》,天啊,文字和摄影还能更低劣一点吗?

看一场烂电影,读一本烂书,听一首烂歌,还能有比这更囧的事情吗?不能走狗屎运更多!

http://okev.in/southern-illinois-creative-writing-mfa/ Response Trackback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