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nicio sindicaci;ón

child hates doing homework

9月27日,我帮Tony搬家。尽管我28号还要从苏州赶到南京上班,可是我还是坚持帮人家搬完然后吃完晚饭,回到家也21点了。

我知道搬家实在是痛苦的一件事,所以我初到苏州说要搬东西的时候,David说要帮我一起搬,我已经感动到不行。因为他那时候也刚从马鞍山搬到苏州,是一袋子一袋子从火车上运过来的。

在南京借宿的朋友家,结果他也买了房子,然后10月1日搬家。我在9月28号晚上帮他一起搬了一些,真的不容易,就用电动车拖了很多东西,到达目的地以后,手都麻了。第二天居然开始作痛。还好10月1日的时候请了搬家公司,我们也就稍微动动手。

10月4日我给自己搬家,从苏州到南京。本来想找朋友帮忙,不过好不容易有长假期,谁还愿意操劳呢。这时候就恨自己没有驾照,不然租个车开过去,多方面。只好一个人把所有的东西一样样地整理、打包。去钱万里桥小商品市场捡废纸箱当做箱子。联系托运公司。本来在电话里说200元差不多,到了家他又说要300,因为电脑和显示器要用木箱装,否则容易坏。好吧,为了省事,随他去吧。

10月7日行李才到达南京,签收的时候发现托运费是110元。shit!木箱果然结实,怎么都砸不开。后来暴力破解。整理到天黑还没有整理完,就跑去纪念馆东路的欧尚超市买了两个大整理箱,都塞进去以后,整个世界——清净了。

Response Trackback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