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nicio sindicaci;ón

nus creative writing residency

上面就是我们“献爱心”用的道具。在不管人家汶川灾民是否需要的情况下,硬把自己的爱心旧衣服邮寄到成都。结果红十字会不收,就只能堆积在成都的办公室。

最后据成都同事讲,“终于找了一个民间组织,让他们运走,带到灾区。”一个烫手的山芋终于出手了,“这个时候了,谁还管他正规不正规。”

而有些人还说“这回是真的献了爱心了”。我打心底佩服这种NMF的精神。至于中海捐的钱去了哪里,我只能双手一摊,说一句“我也不知道”。

Response Trackback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