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nicio sindicaci;ón

Archive for 十一月, 2009

gcse statistics coursework help

家里一再的催我回家看看爷爷,上周五连夜赶回去。见到爷爷时他还清醒,能认清人,说话也不糊涂。

据说我没有回去之前,他一直喊我和爸爸的名字。见到我之后,再问他“还想谁”,他摇了摇头。

爷爷已经不能吃任何东西了,只是偶尔喝口水。大姑、二姑和奶奶都在家里守着,夜里停电,隔一会就叫他一声,看看还有没有应答。

周日我回南京。周一南京大雪。我只能早早起来去赶公交,刚上车就看到手机来电,显示是爸爸的号码。我心里一下子就明白了。妈妈在电话那头说“你爷爷没有了”。

妈妈问我能不能现在就请假回家点【头丧】。我说来不及的,商量了一下就说等【正丧】再回去吧。挂了电话,一阵难过。

临走前也没什么遗憾也没什么痛苦。他们说,83岁也算是喜丧了。爷爷,你走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