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nicio sindicaci;ón

Archive for 六月, 2009

creative writing course in nj

入梅了。雨不停的下,疏骤缓急,变着花样的下了起来。

想到了去年的这个时候,我还住在相王路上某个小区,很古老,到处都是black parents doing homework meme,开的极其放荡。一气之下就会掐几朵放在屋子里,倒也是香气喷薄。

http://okev.in/creative-writing-masters-california/说[用了http://okev.in/marketing-dissertation-writing-services/之后blog更新频率下降是不变的真理],深有同感。

很多事情,在twitter上一句话就打发了,何必还要跑到blog长篇大论呢。

twitter的便捷性很突出,在公交上,在马桶上,随时随地。

想来,很多人都是这么想的吧,以至于我Google Reader里面的未读条数日日见少。

近来有什么事情可以说呢,昆曲节,看了场《红泥关》,看了场《牡丹亭》,错过了小肖的《玉簪记》。《苏show》中夹杂了一出牡丹亭的游园,阅城美食节中走穴的牡丹亭游园还是假唱。

毕业时分,到处都弥漫着一种诡异的气息,搞得全世界都要过毕业节一样,这是我2005年毕业时未曾感受到的。那时同学都走后,我一个人站在楼道里,每个宿舍的门都打开,里面乱七八糟,却空无一人,我才嗅到一丝伤感的气息,这算是毕业的唯一记忆吧。

每个离开苏州的朋友和同事,都叫嚷着杀回来。他们为何如此眷恋这个城市。而我,迫不得已的时候,是否要再次权衡着离开的决心。

认识一些新的朋友,一些老的朋友也开始尝试着走得更近。是好是坏?你们都是我离开那天甜蜜的负担啊。如有可能,真想把你们都打包带走。额,我做梦。

在QQ签名上写——如果不让好好工作,那就让我们好好生活吧。写完,生活还真的就丰富多彩起来。跑去南京见你,跑去杭州见你,跑去上海见你。希望今年还可以去成都见你。

还记得那些美食,狮子桥的澳门轩、杭州的指福门和白鹿、陆家嘴的那个茶餐厅,错过1分钟的干锅居。

好吧,和你们吃,什么都好。

你们都让我改变了很多。

谢谢你。谢谢你。谢谢你。谢谢你。

life in suzhou

苏州夏天已经很地道了,栀子花都开了。料想离梅雨季节也不远了。

周末陪个朋友逛了苏州博物馆、拙政园、平江路和金鸡湖。夏天的拙政园比冬天美了好多,但是还是配不上70元的门票。平江路和金鸡湖的晚上则是真的美。

突然发现我对苏州也没有那么排斥和反感了。我不讨厌苏州了。这还真可怕。

我为什么讨厌苏州呢?因为愤世嫉俗?因为高高在上的房价?因为苏州不接纳外来人?也许是我自卑的表现吧。

工作的不如意,也许明天就会下岗。无论爱恨,我可能都要离开苏州了。

只是下一站,我还不知道在哪里。漂泊,是一种宿命,也是另一种形式的安定。

骆驼,一直在找他的水源。在第100天,还是没有找到。 看不懂?请参阅这里

今天怎么啦

记得别人说过写blog的技巧中有一条是善于提问。我今天采纳一下。请问:今天怎么了?

有人写今天是“5月35日”,大部分人都贴了一张意味深长的图片。(1 2 3

请问今天怎么啦?

搜索引擎也搜不到,党组织也不愿意说,同学们也讳莫如深。

这到底是怎么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