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nicio sindicaci;ón

the price we pay essay

在此之前一直呼吁关注地震直接受灾人群的心理健康,忽略了救援者的心理问题。

活着的人救不出来,是救援者最内疚最心痛的事。许多救援者由于长时间直接目睹悲惨场景,不同程度地存在心理问题。“有些战士晚上睡不着,不断闪回白天见到的悲惨景象,有些吃不下饭,一看到肉就恶心。”

根据国际上通行的计算方法,当事故导致一个人死亡的时候,此人周围至少有10名亲友的心理会受到影响,需要干预,而此次四川大地震造成的伤亡如此惨重,初步估计需要灾后心理干预的人数超过百万之多,而目前中国取得资格的心理咨询师不超过10万人。治疗人员极度缺乏,必须紧急开始大规模培训当地志愿者。

赶快亡羊补牢吧!

Response Trackback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