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nicio sindicaci;ón

literature dissertation help

昨晚有个人掉进河里,今天就上报纸了。

我在场的时候听说是个男的,记者写是女的,我相信记者。

不过我很想说,吴子飙啊吴子飙,你有空拍照,怎么就不跳下去救人呢?

我要和大家解释一下:不是我见死不救,而是我到现场的时候,人已经掉下去一个小时了。

最后一句是忍不住的感慨:(如果报道真实的话)90%以上的苏州人民也太冷漠了吧!

下面来看一下吴子飙这篇搞笑的文章,至少我觉得有一些搞笑。(红色为失实部分)。(没标识完我就要吐了,实在看不下去了,不知道记者是怎么忍者呕吐写完的!)

施救者:快来人帮忙啊

岸上众人旁观 落水女子丧生

本报记者 吴子飙

昨晚,齐门下塘一女子在河边洗拖把时失足落水,闻讯后一男子跳入河中相救,与急流抗争多时后,精疲力竭的男子才勉强将女子拖到岸边。遗憾的是当无助的他在水中大声求援时,岸上的围观者中竟无一人出手相助,眼看着女子再次沉入河底,救人男子感慨万千, “他们只要拉我一把就能救她了。”

“她抱着拖把在水里拼命挣扎”

“这里有个女的掉到河里去了,水流非常急,现在人还没救上来。”昨晚7点20分,记者接到市民报料。晚上7点45分,当记者赶到现场时,看到齐门下塘临顿河西岸围满了人,42号以南近20米内更是被附近的居民挤得水泄不通,大家都在对刚发生的一幕议论纷纷,担心着落水者的生死。此时120急救车已停在路口,民警也在现场维持秩序,几名“蛙人”正在一片漆黑的河道中打捞落水者。一旁落水女子的家属哭得两眼通红,急得在岸边直转圈。

记者发现,此处河道近5米宽,从水面上的漂浮物可以看出,河水正快速向南面流去。“现在河道里正在打水,所以水流得很急。”附近的居民告诉记者,失足落水的是边上一家棋牌室的老板娘,48岁,晚上7点左右,她在齐门下塘42号前的河道台阶上洗拖把时不小心掉到了河里,落水后有个男子跳下去救她,但因为水流太急,没能拉住。

随后记者找到了一名不愿透露姓名的女士,她目击了当时发生的全过程。“晚上7点05分左右,我走到这里时突然听到‘啊’的一声。”她告诉记者,当时她正去齐门下塘找人打牌,在距离42号北面10米的地方听到有人喊叫,走近一看她吓得直跳,“水里有个人抱着拖把在拼命挣扎,河水把她的眼睛都淹没了。”于是她大声呼救,“快来救命啊,有人掉到河里了。”

“快下来一个男的帮忙”

“当时我们这边有5个人,距离那边50米远,听到有人喊救命就跑了过去。”家住星桥巷14号的王先生在听到呼救后最先赶到现场,他也是唯一跳到水中救人的居民。“看到她后我脱下外套就跳了下去。”但一下水他才发现,双脚根本踩不到底,水流也非常急,已经漂到河中间的落水女子正被水冲走。“我游过去抓住了她肩上的衣服。”王先生向记者描述道,“我抓她时她死死地抱着拖把,全身都在发抖,我能感觉到她很害怕。”但因为水流实在太快,王先生自己也跟着被水冲出去10多米,在水里游了10多分钟才将女子拖到岸边。“你们快下来一个男的帮忙。”到了岸边他希望岸上有人接应,但遗憾的是,岸上的五六名男子竟无一人出手相助,更没人伸手拉他一把!见情况危急,他把希望寄托在了岸边石缝里的一棵“小树”上,“说是小树,其实只是一棵草,还没手指粗,我一抓就断了。” 此时,精疲力竭的王先生再也支撑不住,眼看着女子从他手里挣脱后再次沉入河底。“那个老板娘我们都认识,平时关系也很好,看着她沉下去真的很残酷。”没能救到人,王先生颇多感慨,“其实那时候只要有人拉我一把,就能把她救上来。”

“有这么多人看为什么没人帮忙”

据居民们反映,当时位于临顿河东岸兰州拉面馆的老板马先生也参与了救人,得此消息后记者找到了马先生。“看到她的头沉到水里去的一刹那,我真恨我自己不会游泳!”说到此,马先生有些激动。他同样是在听到呼救声后跑到了屋后的河岸边,“我看到只有一个男的在水里救她,拉了她将近20分钟,当时岸上有10多个人,却都只顾看。”见水里的男子体力越来越不支,而对岸横着几根晾衣服的竹竿,马先生急忙大喊,“你们快拿竹竿伸给他啊。”可任凭他喊得跳了起来,对岸的人就当没听见,竟没有采取任何行动。“如果我会游泳,当时就跳下去了,可他们却连伸手拿根竹竿都不愿意,我真有点想不通。”马先生说,“但那个救人的男子真的很了不起,他是这个。”说起跳到水中救人的王先生,马先生竖起了大拇指。

直到晚上8点45分左右,落水女子的尸体被打捞上岸。看着与自己相邻多年的“老板娘”在自己的眼皮底下离开了人世,街坊们更是痛心不已。

Response Trackback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