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nicio sindicaci;ón

university of michigan creative writing program

creative writing in french实在是与我心有戚戚焉。

我说胡兰成是因为他的书卖得好,尤其作为一个汉奸,竟然成了小资们心中的文化偶像,大有开篇不说胡兰成,纵读诗书也枉然的势头。我也不是那种看不得别人好 的人,假若胡兰成的文章真很牛逼,我也会老老实实地崇拜。可是读了《今生今世》,我鸡皮疙瘩掉了一地,掩卷犹叹,大丈夫不可以不肉麻啊?!
我不明白胡兰成的汉语为什么就那么点词汇量,形容谁都是“春风牡丹”,说什么都要扯上“人世岁月”,见到鸡狗也要慨叹“民国风物”,好像不把一点鸡毛蒜皮 的小事宏观化一下就会死,更何况宏观得很牵强。那文笔也不伦不类,然而竟让小资们一致叫好,原因只能是这厮泡妞很成功,因此男的艳羡,女的憧憬。
《今生今世》就是一本彻头彻尾的泡妞史,谁要举这书谈文学和文化,我跟谁急。他泡的妞中,有一个大名鼎鼎的张爱玲,许多人就是冲着她去读胡兰成的。这张爱 玲本就是个肉麻兮兮的人,整日价就是顾影自怜地装清高。我一向认为她的小说层次跟琼瑶差不了多少,除了男女那点破事就好像没有题材,当然有一帮油头粉面的 人仰慕她,比如傅雷。所以一旦她喜滋滋地成了胡兰成碗中的方便面,我一点也不奇怪。这两人是怎么勾搭上的,完全不重要。关键是他们在肉麻兮兮这点上,就志 同道合,是一对天生的璧人。
张爱玲的文章虽然烂,好歹比胡还是强点,可是以文章来比附男女关系,那就迂腐了。胡兰成的甜腻和肉麻才是她最需要的,她被麻翻了,又被踢开了,这不能赖 谁,因为她本来就好这口。我现在明白另一个特大汉奸周作人的书没他卖得火的原因了,因为周作人不会泡妞,只一辈子死守着个日本老婆,怎么能适应我们这个诲 淫诲盗的时代呢?
当然,胡兰成那点汉奸事,老提也没什么意思。他又不是蒋委员长,没有死节的义务。至于他不文不白的破文章,可以好好批判批判,我今天就算抛砖引玉了。

Response Trackback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