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nicio sindicaci;ón

i need help with my dissertation uk

韩寒在新浪博客和一大群人对骂那是真有看头,精彩!简直就像一个英雄一样,横扫一大片。

郭敬明在博客和hansey对骂,就显得无聊而且幼稚了。两个在岛工作室共同奋战的朋友,一个文,一个图,多无敌啊。(尽管那本《岛》一点也看不起下去,但是还是有很多小孩喜欢的)

郭敬明以抄袭著称,而hansey设计了安妮宝贝的新书《素年锦时》(?我不确定?)。多么令人神往的两个少年啊!

一旦翻脸,擅长的文字就不再是精美的刀剑,而是摧毁自己形象的原子弹。

什么?说我比郭敬明和hansey更无聊?那我就全部转载了,免得说我断章取义。

郭敬明:

最近一个月忙得死去活来,原因和大家在媒体报纸上看到的一样,因为团队里有人离开,所以最小说和岛的工作量一下子变得很重。对于hansey的离开,我很 伤心我也很难过。我难过的地方并不在于没有人帮我了,也不在于我的工作会变得很重很难短时间里面适应,而是你对媒体所讲的那些伤害我的东西。你说我一直拖 欠着你的版税,但你为什么不说是因为我也没有拿到春风给我的版税呢?你并不是没有和我一起出席过签售,你并不是没有看见过我因为读者而感动得哭,但是我被 读者围在车里走不了的时候的一句“我们看上去好像是压着人群过去的哦”玩笑话,被你在博客里写成“他敦促司机从读者们身上压过去”,而当落落不愿意离开我 们团队,而来找我商量的时候,变成了你日志里形容的“只有无义者道貌岸然、借刀杀人,背地里狼狈为奸作龌龊勾当。”

你一直在抱怨着数落着我的不好,我对不起你的地方,那么你有想过你自己做过的伤害我的事情吗?当你说你不愿意继续做岛了,你要念书没有时间的时候,我相信 你,我冒着有可能赔偿巨额赔款的风险和春风谈判,我告诉他们hansey要念书,没办法继续做岛。可是隔天,你告诉我需要你做岛可以,给你11万的版税。 然后之后每一本岛,做的时候就给钱,无论春风有没有给我。
后来想想,我觉得你是对的,无论春风有没有给我钱,那个是我没有本事,是我的责任,你们的钱是我答应给你们的,无论我有没有拿到。
可是结果在我把钱从我个人的帐户里转给了你之后,就在《岛9》还有15天就要出最后的印刷菲林了的时候,你打电话告诉我“我告诉你一声哦,岛我不做了。”然后第二天,你就在自己的博客上贴了你做的新杂志的预告。
而之前,我每次打电话问你进度,你都告诉我处理得差不多了,有空给你看看,很漂亮。或者我看了新闻,说你要做新杂志,问你的时候,你说从来没有过,那是新闻瞎写。
我接到你电话的时候我觉得心灰意冷。

我从来不愿意在公开的场合讲任何的事情,任何人的是非,这么多年,我就是这么过来的。之前的各种新闻,抄袭也好,奢侈也好,商业化也好,虚位也好,狂妄自 大也好,被人骂不要脸也好,我都从来不愿意回应,因为我知道我身边的人,熟悉我的人会了解我是什么样子的。但是这次,却真的像是石头压在我的心里,很多个 晚上都觉得喘不过气来。
所以这一个月,我,阿亮,痕痕,我们的新美编小西,我们每天加班到晚上12点1点,整个写字楼只有我们公司的灯亮着,只有我们在电脑面前忙碌,这些都是因 为你的突然离开。有时候看见小西趴在桌子上睡着,或者阿亮因为加班太晚而错过地铁回不了家,就倒在我家沙发上和衣睡觉,我看着他们我都觉得很心痛。这个世 界并不是只有一起享福而不能一起患难的朋友的。
在我心里,曾经的你就是我这样的朋友。只是眼下,我再也没有办法回到过去。我现在心里的愤怒和难过几乎同样多。我只希望以后漫长的时间里,我渐渐地不再对这些充满愤怒,剩下的只是淡淡的难过,以及对过往日子的追忆。
希望你好好地发展你的事业,既然是花了那么大的代价——你的我的,所换来的,就好好地珍惜。我也好好地做我的事情,我还是当年那个为了理想而奋力拼搏的从 小城市来的小子,我依然希望做出更大的事业来。也希望你一直都是那个和我一样,当年从小城市一起来到上海,怀抱着理想,充满了才华与激情的hansey。

而至于其他的人,不二和晴天,我想说的是,当你们在抱怨我经常扣你们工资的时候,也请记得我因为你们某人工作失误而当着全公司的面扣了你500块而私下悄 悄给你1000块的事情。也请在抱怨我吝啬太在乎金钱的时候,记得是谁,在每一次的外出吃饭,打车,看电影,聚会,唱歌,游玩,去外地旅游,是谁在每一次 一声不吭地付钱。也请你们在抱怨工资没有其他同事高的同时,记得痕痕和阿亮跟了我整整4年了,她们从我还是一个默默无闻的人开始跟我一起打拼到现在,我们 曾经一起挤在今天看来非常简陋的环境里,我们曾经一起坐过公车坐过地铁,我们也曾经一起因为没有钱打车而深夜走很长的路回家。当我们一起经过了这么多的患 难的时候,我并不觉得她们的工资比你们刚进公司一年不到的人高有什么错。
如果说对于hansey的离开我是真的痛彻心扉的话,对于你们的离开,我觉得是对的。我希望我的团队都是热爱着这份工作的人,大家都是很拼命想要完成更好 的作品的人。而不是需要在上班时间请假去日本看偶像的演唱会,而且还需要公司开证明保证“公司承诺回国后依然保留其职位”的人。
而更可笑的地方是在于,我刚刚看到了你们团队对外的新的新闻稿,上面,不二,晴天,你们的名字后面括号里是“原《最小说》文字编辑,原郭敬明官方论坛“刻 下来的幸福时光”版主,拥有极强的人脉与作者资源”。你们都不觉得可笑吗?这些你们强有力的在新的团队新的出版社的能力,是谁带给你们的呢?为什么只记得 我没有给过你们什么,而全部忘记了我给过你们什么?
最让我生气的更是在于,新闻稿里对外宣称整个《最小说》郭敬明团队的核心都过去了,里面除了hansey外,哪一个是《最小说》的核心?看到在LAKITA和瞿尤佳这种陌生到几乎在最小说上就只用了一两张图的作者,也竟然会在后面的括号里写“最小说人气作者”。
而你们宣称的《最小说》核心都去了你们那边,那么,留下来的落落,七堇年,年年,痕痕,阿亮,我,SK,朱古力,林汐……还有更多更多的人,这些人,是什么呢?是《最小说》里不重要的边角料吗?
而且,你们一直口中看不起的,觉得又商业又没艺术价值的《最小说》,为什么还要践踏着它往上爬呢?宣称你们是一个你们自己都看不起的杂志的核心队伍,你们觉得光荣吗?
企图践踏着别人而往上爬的人,其实这样的动作,只会让别人看见你们踩在别人身体上的那双脚,除此之外,没有任何意义。

好像说了很多平时的自己都不会说的话。
我也不敢回过头去看自己都写了些什么。
这是我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对外界的新闻有所回应。过几天应该就会删除掉。也请不要来问我任何关于这个事情的任何问题。

落落最新的专栏里写:当我爬上参天树木的顶端,地平线处传来远古时代的声音,它在说,一定要做一个善良的人。
我在看到的时候眼眶发热。我在心里对自己说,我也一定要这样。

这些过去,既然都发生了,那就发生吧。未来的路上,我还是会和我的朋友们携手前往。不松开我的手的人,我永远都不会松开他们的手。可能依然会遇见很多的困 难,依然会遇见很多的挫折。甚至可能依然有人不断地离开,最后我独自一人,但是我还是会坚持我的梦想,同时也相信并不是所有人的内心都是冰冷的。也许这种 冰冷,来自我们彼此的猜疑和不信任。在我们的人生里会遇见很多的人,告别很多的人,然后再与完全陌生的人相逢。我们也不知道我们死的时候,呆在我们身边的 会是谁。一定不是我们的父母,而我们也没有兄妹。我们剩下的只有彼此珍惜的朋友。
希望你也和我一样怀着这样的心情。我曾经最真心相待的一个朋友。我会记得这些年你帮助过我的所有,也感激你这些年陪伴在我的身边与我分享开心和难过。这些 事情,是无论发生过什么之后,都不会变化的,永远留在我们生命里的印迹。希望当我们更加成熟,更加稳重的时候,都能平淡地面对这些,把这些看做是年少轻狂 的代价。
曾经真心地想过为你带来很好的生活,无论你是否相信。

与君同舟渡,达岸各自归。简书漆干未,黯然双泪垂。

hansey:

就在两天前,接到记者电话,问起你的近况与我跟你的关系。

这是我不想面对但无法不回答的问题,我想我只能说我们私下还会聊聊天叙叙旧,没有那么剑拔弩张的对峙。

无非是想不想让无辜的读者继续生活在猜测和失望的情绪当中,这不是你也不是我的初衷。

我本来以为事情已经过去,但是现在你却跳出来指责我的种种不是。

说真的小四,我可以在媒体面前说尽你的坏话,说你是曾经施加在我身上的压力和责难的各种细节,当然,出发点不仅仅作为朋友,哪怕是普通人,都不会觉得你的做法有你所说的那么善良无辜。

可是我选择的是粉饰太平,我说你可能缺乏管理经验,那么你呢?需要避重就轻地把所有罪责推卸在我身上,完全看不到自己曾经做过什么样的事情吗?

我一度觉得你因为善良单纯而残酷,你可能自己也认不清楚自己。

但愿至今为止我还可以这么认为,你只是因为一时的冲动和懊恼,才又办起跳梁小丑的角色,出来上演这场亲者痛仇者快的大戏。

我不会忘了因为我自己的相机像素不够用跟你商量想让工作室帮我买台新相机,被你赶出工作室流落上海街头的那个晚上的心情。

不会忘了你在我父母第一次来上海看我,请你吃饭的餐桌上对我敲桌子指责,让我母亲默默流泪的那一顿饭。

不会忘了你肆意践踏我的自尊,对外宣称antares是某某的代称,利用黑木对我的仇恨,削弱我在公司的威信,开会一次次批斗我,把我的作品雪藏半年,就 仅仅因为我“不听话”。然后再把黑木一脚踢出公司然后把责任推卸在我身上,导致她现在还在恨我。四处散播我做人事多么龌龊。

不会忘了你威胁我说不续签合同你就不会给我钱,我也找不到什么人帮我维权,仅仅因为我最初认识你,相信你,和你之间都是口头的君子协议。

不会忘了你表面说沉默是最高贵的品格,私下却利用和某网站高层的私交封掉我hansey搜索的关键词试图再次雪藏我。

不会忘了你说你在出版界无所不能,让我警惕不要做一做新的丛书不久便会垮掉。

人和人之间的相处,像一面镜子,因果相报,善对应善,恶对应恶,你对我的知遇之恩,我一直放在心上,也曾经放弃学业全心工作作为补偿。

然而这些诸多恶的因,我该用什么样的果来回报?

我时时刻刻在检验自己的作为,是有哪些没有符合一个善良的人应有的标准,也会因此羞耻、检讨,坚持改正。

而你在指责所有人,唾骂所有人,宣扬自己的无辜的时候,有没有揭下过自己的画皮,看看你的青面獠牙已经到了多少狰狞的程度!

你竟然已经是一连母亲去机场都不肯亲自送,说有司机在我去干吗,还有脸在blog里大谈父爱母爱吗?也许她可以原谅你,但作为朋友的我不能!

还有什么资格要求所有的人把他们的纯朴、善良、忠诚、真挚的感情奉献和附加在你的身上!

如果这篇日志被删,便是更加荒谬可笑的事情,那我也可以做到绝情绝意。

我本来还在担心,记者发布会上无人提问场面尴尬,不过这次好了,他们一定有大把大把的问题等着问我,而我现在根本不知道该怎么回答。

但是小四,还有小四的读者,你们真的觉得我愿意这样?

本来一个融洽、真挚的庆生会,被你这一篇“雪中送炭”的日志变成了一场矛盾问答,让我想想都觉得心痛。

可能真的是像你说的,你的影响力够大,才会所有的媒体都想来讨伐你。既然你连一个粉饰太平的机会也不给我,我也不得不因为你的出位演出,再次“利用”你一次了。充分扮演好你事先帮我规定好的妖魔化的角色,也算是对你最后的报答。

至于你颇有微词的晴天和不二,我想说,她们对待工作认真负责,虽然有些时候有脾气,但绝对会完成好每一项任务。只是缺乏一些你所需要的狗腿精神,不肯在你的笔下娇喘罢了。

然而我们要做的是一个堂堂生活在世界上,有自己闪光点的人,不是你的奴隶。

我已经真得看厌了你表面感情充沛,实际上杀人不眨眼的游戏。对于你所说的感情、缅怀、年少轻狂的代价,既然你选择放下。我还有颜面提在手里吗……

看到自己新的作品,很想第一时间和你分享。

希望三五年后,一切都会过去,你我还能坐下来喝一杯饮料,聊聊我们各自的失败和伟大。

郭敬明:

看了你日志里的种种指责,我决定了删除我所写的一切的东西。我还是选择对你所说的那一切保持沉默。以后你想写什么,我也不回有任何的回应了,这些被你的记 忆和你的记恨所肆意篡改的往事。既然你只记得你“被我赶出家门流浪街头”,我也就不想再提醒你在你负气出走之后,我们所有人担心焦虑,不停找你,而深夜里 打通你的电话后,你只告诉我们你在一个朋友家不想回来。
只是想告诉你,如果一个人无论何时与人相处,内心都是带着恨,记忆里都是黑暗的往事,那么他并不会幸福的。

我愿意保持沉默,无论别人会说我是虚位也好或者无言以对也好。反正所有的事情,在共同经历过的人心中,都会有自己的衡量。愿意相信你说的那些的人,我无法让他们不相信。

只是我还是愿意重新做回以前的那个我,对任何的非议和指责沉默以对,我会用时间和我的努力去证明所有的东西,这是多年以来一直的我。我终于可以像以前一样勇敢而沉默,因为你对我来说,现在已经变成了面目全非的陌生人了。

但是我还是会在心里记得落落说过的,当我们爬上参天树木的顶端,地平线处传来远古时代的声音,它在说,一定要做一个善良的人。

唯一一个我要辩驳的,是你在日志里说我不送母亲去机场让我的司机去接送,说我不孝顺不可原谅。可是你并不知道那天我高烧在家,几乎起不了床,母亲如果不是 赶回四川有急事她就留下来照顾我。我妈妈看见我躺在床上一直冒汗心急如焚,她爱我,她死活不让我送机。我对父母沉重的爱你永远无法了解,所以你没有任何立 场来指责我“不孝,我不能原谅你这样对待自己的母亲”。任何的事情我都可以忍气吞声,唯独这件事情不可以。

评语:还真是有够无聊啊!

Response Trackback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