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nicio sindicaci;ón

do my business plan

大一社会实践在新东方房地产打杂,那时的砚池小区就在扬州大学主校区主办公楼面前,一河之隔。过了马路东边就是荷花池,地理位置可谓得天独厚。那时的房价是2800左右。其他房产公司都和扬州晚报联合搞什么“免费看房直通车”,我们什么宣传也没有做。用江姐的话说那是“皇帝的女儿不愁嫁”。

转眼5年过去了,随着温州以及其他各地炒房团的进,扬州的房价早已今非昔比。而且开发商早已把地盘向东西南北四个方向都扩张了几倍。特别是向西,一直延伸到火车站。

京华城中城开盘一夜之间,房价就涨了一千。据搜房网统计,7月19日,西区房产成交均价4514.97元/m2。7月下旬京华城中城三期开盘,均价5000元/m2

丁勇也考虑过京华城的房子,二期的,五十五万,户型非常好,136m2。不知道是不是新的。

想想每个月省吃俭用积攒下来的钱,居然,只能买到1/5m2。不禁令人唏嘘。

再想想深圳15000元/m2的房价,我是不是又该开心了呢。

国家宏观调控的长臂什么时候才能伸过来?

赶快一起来吟《茅屋为秋风所破歌》 。

八月秋高风怒好,卷我屋上三重茅。茅飞渡江洒江郊,高者挂罥长林梢,下者飘转沉塘坳。
南村群童欺我老无力,忍能对面为盗贼。公然抱茅入竹去,唇焦口燥呼不得,归来倚杖自叹息。
俄倾风定云墨色,秋天漠漠向昏黑。布衾多年冷似铁,娇儿恶卧踏里裂。床头屋漏无干处,雨脚如麻未断绝。自经丧乱少睡眠,长夜沾湿何由彻!
安得广厦千万间,大庇天下寒士俱欢颜,风雨不动安如山!呜呼!何时眼前突兀见此屋,吾庐独破受冻死亦足!

本文参与活动为汉嘉(中国)地产顾问机构赞助。有兴趣的同学不妨来参与一个小调查

Response Trackback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