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nicio sindicaci;ón

seo articles writing service

昨天特地请假一天去办理辞职手续和丢失的身份证。到人才市场,给《辞职申请表》和《企业大中专毕业生(干部)转正审批表》盖了章,又填写了份保留人事关系的合同书,交了225元走人。然后去派出所,他们说人像采集的系统坏了,等了半天,实在憋不住了,说“我来看看吧,我就是做这行的”。结果我一进去,还没有开始修理呢,系统就好了。事实上,我也没拍照,因为以前拍过了的,又案底,查找一下就行了,交了40元走人,两个月后领新的二代证。

天气开始出奇的好,气温也很高。于是给苏小旗打电话说要去看她们拍婚纱照,幸好她小灵通一直也没有换。曲曲折折的到了爱情经典,她们都已经化好妆进去拍内景了。没见着。下午去江阴拍外景,就不跟着瞎掺合了。

于是去红点设计和张亚聊了一会,他比上次能侃了,真是一腔热血报效家乡。希望他能好好积累,回家以后大干一番,推进农村的经济建设和文明程度。

中午在广电吃的,他们的伙食实在比我们好很多啊。打了两三个荤菜才6.5元,相比之下,浦项规定死8元套餐真是垃圾。

晚上,我和张宇去西门吃凉皮(那里是最好吃的),三张桌子都坐满了人。我们就站在那儿等,一回头,怎么觉得那个人那么眼熟,不是苏小旗家的俊俊吗?我也不太确定,就走过去看对面的是不是苏小旗。看到了,这倒好,更加不确定了。

不过我还是大胆走过去问她了,“这不是@#¥%……”。汗,忘记要怎么叫。不过还好,她也知道我是谁了。

他们还真牛,这边拍完婚纱照,就跑来吃凉皮了,还有小旗的大令。不知怎么滴,和小旗说话,我舌头老是被误导感觉就要说出东北话了。

俊俊说“见到活的了”,的确如此。然后他又说“这不成网友见面了”,巨晕。顿时想到在大学图书馆机房,miss yang使唤她三个室友集体把我叫出去的情景——

warmface

{从她blog偷的wanmface照片}

第一次看到苏小旗的名字,应该是2002年的事情吧,她在左边的网站卖手工。兜兜转转4年后,大家就在一个城市了,不是通过blog,估计永远也不会知道各自的行踪吧。每天都住在这个城市里,生活还是没有什么交集,直到我要离开了,才想起还没有尝过小旗的“尖椒干豆腐”。

后天,就是小旗的生日啦,先说句生日快乐。后天的后天,就是我的生日(愚人节有人相信吗),真巧。

(本来挺生动的事,被我干瘪的文字写的&…%e02c7a83¥#—。还是小旗写字最有灵性。)

p.s. 27号是什么好日子啊--Google Adsense终于凑到了$50,等待个人识别码(pin)ing……

Response Trackback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