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nicio sindicaci;ón

giraffe creative writing

我一直觉得跳楼的时候要放的音乐是《彼岸花》--一种最美丽的绝望。

直到听了许美静,我执意把跳楼曲目改成了《都是夜归人》,原来有的绝望更加深入骨髓。

一个好朋友的GF最喜欢许美静,带动了我们认识她,那时候她已经不出专辑了,也没有出现在电视和杂志上,2001年她出了最后一张专集后就消失不见。可是现在的许美静,在新加坡精神病发闯入酒店大闹被捕,然后被送进了精神病院检查。

她的歌都比较冷,比较阴郁,跟她人的装扮类似,这样的人比较容易走入死胡同。陈佳明对她的感情一而再再而三的打击,令这个痴心的女子身心疲惫,这样的后果也不奇怪。

而一首《都是夜归人》唱得我灵魂出壳,在暗夜中游荡、寻找、流连忘返。

creative writing subscription box

任何城市,都有太多寂寞的游魂。

Response Trackback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