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nicio sindicaci;ón

http://okev.in/paid-literature-review/

我差不多以为已经回到了一年前:白天去机房做毕业设计,一天两次,一次四个小时。晚上回宿舍还可以上上网。经常深夜翻过宿舍后的大门跑到街对面可的便利店去买酸奶和便当,这要穿越两个街道。往回走的时候,每次都可以把喝完的酸奶盒扔到同一个垃圾桶。

唯一不同的是:我已经毕业了,工作近一年了。想到这点我就觉得悲凉,开始想念我可爱的同学。以至我不得不经常回到扬州来减轻这种思念,到最后我自己都分不清楚是想念扬州还是想念同学间这种友情。

我是一个身在福中不知福的人。待在扬州的四年,对扬州可以用“无比厌恶”来形容,恨不得立即插上翅膀飞离这座城市。这座城市是古城没错,可是居然没有一点现代化的气息。人们那么的安居乐业、生活安逸,“早上皮包水晚上水包皮”。

毕业以后没多久,我开始剧烈地想念扬州和扬州的那些景物那些人,想念程度非常疯狂,常常在夜里做梦已经身在扬州。就像在校园的时候,我从来没有珍视那些友谊。可是离开以后,再见一面变得如此困难,这时候才觉得在一起的时光是多么美妙,无论是欢笑还是争吵。不愉快的东西我们都已经忘记了吧。

现在每天醒来还是会拿这个小小的文明城市与扬州做比较。

扬州一天天美好是毋庸置疑的。上次我回去的时候甚至看到时代广场上面的世纪影城旁开了Häagen-Dazs。而现在居住的文明城市没有星巴克、没有麦当劳(我喜欢喝可乐的地方)、没有必胜客、没有招商银行……。但是这里的人们都很有钱。

凡是都往好处想的话也许会庆幸,至少,这里还有可的24小时便利店、有永远慢半拍的电影院、有花钱才能进入的公园……

Response Trackback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