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nicio sindicaci;ón

http://okev.in/beauty-creative-writing/

我的党组织关系终于有了一点眉目,这得感谢苏小旗老师。

她的故事于3月22号写在了自己的博客上,大概是这样的:她住的小区煤气不通,物业公司和煤气公司互相推脱,并且不能给出合理解释。于是乎她在三月初给市长写了一封信。在她生日左右的那几天,房产公司的物业、房管所、城市建设局的煤气专管分别给她打来电话,分别作出解释,并许诺四月底一定通上煤气。

我的党组织关系一直得不到落实,主要原因是所在公司的实际地址和注册地址相距甚远,不利于党的组织学习和生活,再次,我只是一个小小的预备党员。2月19号,我得到的答复是先迁回家乡(见《SB的世界》),我在以后的日子里为这事也给亲戚打了几通电话,看看能不能帮忙疏通一下关系。不过真的很难,我们实在是太普通了。

苏小旗的事情启发了我,于是在4月27号的晚上抽空写了一封信,第二天上政府的网站的市长之窗,把信发给了市长(见《又到公务员考试时》)。心想,就把这当作最后一搏吧,实在不行就算了,并在心理上安慰自己:求爷爷告奶奶能做的我都做了。

5月11号,市委组织部的张主任给我打来电话,又问了一些具体的情况,然后说再联系我。没过一个小时,他再次打过来说已经帮我联系好了,把我的关系暂时放在沙钢。等有空的时候去组织部办理一下手续,并留下了他的电话号码。

5月13号是周六,我上午就过去了。因为组织部从市政府搬迁到了港城车站附近,好不容易才找到。一个人问我找谁,我说找张主任,他问什么事,我如实相告。他说就这事你还找张主任啊,直接去3楼楼梯口的那间就好了。去办理的时候,还是那个年纪大一点的人在工作。我说不好意思又来打扰你了,他看到我的名字以后,轻声说你这事弄的市长都知道了……@#¥%^&×。然后一个送信过来的人过来跟我说,等弄好以后去下张主任的办公室,他找你。

不过在办理的时候一个人过来说,你就是那个小陈是吧,你的关系先放到沙钢,找人事科的×××,我和她打过招呼了,有事你再打我电话吧。我连忙道谢。后来才知道他就是张主任。

下午我就去了沙钢,把一张纸递交过去。事情也就算结束了。不过令人哭笑不得的是,同一批宣誓的同学中有四位因为种种原因全部把党组织关系转移这件事给搁浅了,更搞笑的是,包括我在内,没有一个人还记得是什么时间宣誓的。后来发短信问班级的团支书朱姐姐,才得知是6月份宣誓的,也就是说再过一个月即可以转正了。

事已至此,这件事不知道算不算划上了一个句号。巧的是,苏小旗5月14日又写了博客,她说“煤气终于通上了,有时我走在小区里,看着各个楼里的灯火,我感到非常骄傲—-没有我,你们哪能通上管道天然气呀,都楼上楼下扛煤气瓶吧.越想我越骄傲,但令人沮丧的是,根本没有人知道我的功劳”。

以后我们公司再招党员,手续应该被简化了很多,而我,当然功不可没。不过也有可能,根本就没人知道。最后还是重复一下标题:有困难,找市长。当然,我所指的困难是你个人真的没有能力解决的。

Response Trackback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