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nicio sindicaci;ón

i can't help my kid with homework

——大学生活,普通的一天

当我睁开眼睛的时候太阳公公已经高挂树梢了。我不知道现在几点钟了。自从唯一的手机成为梁上君子的囊中之物后,我的时间概念就不是很强了。事实是每天浑浑噩噩的日子也不需要精确的计算。
我奋力拔出昨晚听歌的耳机,首先把电脑打开让它慢慢启动着,赶紧去洗漱。看了一下电脑上的时间,接近十点。
刷牙的时候,吐出白白的泡沫,上面有点点桃花。从暑假的某天开始,刷牙的时候,牙龈出血。以后每次都是这样,我发现这不是偶然。坚信的理由是身体里缺乏一种维生素。我的饮食情况,只有我自己知道。
电脑中歌声的花朵怒放在房间的每一个角落。

目光落在厚厚的一叠书上面。他们分别是:SQL Server、Visual Studio.NET、Dreamweaver MX ASP、Flash、电子商务和五笔教程。
那是我准备在暑假学习的东西,可是现在,上面早已尘埃落定。
我想,任何的计划都会和实际行动有出入的吧。比如计划的早晚长跑,实际上只坚持了放假后的几天。计划看的很多书,实际上只看了前面的几页。计划写长篇的小说,结果只写了开头的序言。
一直在想,我如果不能成为一名伟人,也一定会成为名人,前提是我能按照自己制订的计划去做,并且不遗余力地完成一切。

听着早已听了百遍的歌,不知所措。
大部分的空闲时间就是这样迷茫,在发呆的时候,时光偷偷溜走。
窗外烈日炎炎,任谁都懒得出去。可是我不得不出去,因为我要吃东西。作为一个叫做人的动物,没有食物可不行。

即使是十天不吃饭的人走进食堂,我相信他立马就一点胃口也没有了。那环境,那气味,真是没有什么刻薄的词可以形容得出来。可是对于囊中羞涩的穷学生来说,这几乎只能是唯一的选择。不对,应该是你别无选择。
饭菜的数量和质量让人生气,恨不得手拿大棒,一下子砸到工作人员的头上。素菜是萝卜三四片,青菜五六支,豆芽七八根。至于荤菜,恐怕你很难找到一丁点带荤的。鸡丁实际上就是名副其实的土豆丁。

中午是睡觉。昏天黑地直到忘怀在天地之间,也忘记了时间。
耳朵里是WALKMAN的耳机。
我有很多很多的磁带,王菲的,其他人的。但是我很少买CD。因为我没有CD机,但是尽管有电脑。可我几乎从没有用它来听过歌。古董音箱的效果比起耳机,根本就不能叫效果了。我知道CD的音质是最好的,可是我却从没爽快地体验过。
做梦的时候,我有一个自己的CD,那是最好的,还有最顶级的耳机,音特美。音乐缓缓地流泻出来,如同深谷的山泉,寂静的只有音乐,纯净而清澈。
睁开眼睛的时候,最美好的东西已经享受过了。
勉强睁开惺松的眼睛,迷糊中做着迷糊的事情。眨眼间又是吃晚饭的时间了。

下午的时间是最能体会“光阴似箭”这个成语的含义的,时间总是不给我利用的机会。我也没有决心去抓住它,因为知道即使我有心伸手去捕捉它的时候,它依然会是俏皮地从我的双手边偷偷溜走。记住,这个道理是小学生都知道的。

晚饭时间,从来不想在那个令人呕吐的食堂用膳。有时候到时代超市买现成的花卷,有时候到卤菜店买一点菜然后顺便到小区买了几个馒头。回去就慢慢啃到深夜。

夜幕降临下来。空气凉爽许多。洗过澡的肌肤贪婪地呼吸着清新的空气。
我永远固执的认为夜幕才是精彩生活的开始。
记得,那个傍晚和哥哥从外滩坐公车回中山公园。一路上清晰的景物被黑暗渐渐朦胧着,霓虹灯陆续开始闪烁。我就这样,在这个繁华的都市中迷失着。记得的是,那个傍晚,那个驶向夜晚的公车,排队等候的人们,斑斓的霓虹灯,亮堂的沿街店铺,共同刻画出的是不灭的记忆。

有时候一个人坐在不见五指的暗夜里,浑身被寂寞包围的严严实实,几乎窒息。我渴望一个声音,渴望一个脚步。可是四周依然寂静,万籁俱寂。
所以我选择逃避。

在习习的凉风中踩单车是个不错的主意。我经过大马路和林间小道,看见昏黄的路灯被法桐的叶子掩映,还有如海底鱼儿般游来游去的行人。
诗意的风景就是这样发现的,美好的记忆也是这样造就的。
淮海路的路灯和法桐,东关古渡的大红灯笼,古运河倒映的屋檐轮廓,流光溢彩的文昌阁。一切有活力的生命皆为风景。

其实我是一个骨头里耐不住寂寞的人。我喜欢在喧嚣的溜冰场飞舞,喜欢到鼎沸的迪厅摇晃。老实说,我不知道蹦迪对于我的吸引力到底有多大。光怪离陆的光线,闪耀出妖艳或者冷酷的脸,稍纵即逝。
有时候你并不知道你真正需要的是什么,因为你并不曾体验过,当你真实地触摸到她的羽毛的时候,你才知道自己是怎么样的爱这只飞鸟。

在没有报纸,没有手机,不打电话的日子里,你就很难想像出到底还和这个世界有着多少联系。我不得不承认网络带给我们的便利。
晚上去上网是打发时光的最好途径。因为这个很便宜。
我们在网上浏览健康或者不良信息,收发电子邮件,查询所有可能想到的需求,甚至谈情说爱。在不见面有利条件下,我们掩饰了本来的面目和所有真实的东西,却痛快淋漓地开始了一场真实的倾诉。
我一直会记得那次滂沱大雨,以及那场以“谁和我到雨中跑步”开始的谈话,还有它所带来的一切浩大磅礴的恩恩怨怨,在我和子灵之间的。往事如烟,却萦绕心头,久久不散。

现在我在网络上写BLOG,交各色的朋友,打弱智的游戏。反复无穷的跳进同一个明明看得到的陷阱。
大家都以为自己是网络上的猎人,那期盼中的猎物又由谁来扮演呢。自作聪明的人群总是贪得无厌,他们抱着各色的目的在网络上游荡。寻觅再寻觅,只为满足自己正当或者缺德的私欲。
我看淡网络上的一切,但是这并不说明我能轻易地离开网络。日志至少已经成为我真实生活的一部分,它记录了现实的点点滴滴,酸的,甜的,苦的和辣的。
我分得清网络和现实,这点无疑是聪明的。朋友有真假,网络上的东西也是同样。

11点的时候我回到宿舍。依旧打开电脑。
歌声绽放。
环境,是安静的。我写日记,或者看书。成堆的书籍让我却步。平面设计,电子商务,国际广告,旅行杂志,知识的海洋果然如此浩瀚。
肚子饿了,翻门出去买东西。不远处的大唐世家有一间可的便利店。二十四小时营业。穿过大街的时候,一个人孤零零地走在单行道上,突然觉得庞大的宁静,裹着的,只是我的躯体。行人稀少,高高的路灯散发的是孱弱的昏黄。
进入可的便利店的时候,只要一推门,就会发出“滴答”的声音。这美妙动听的声音居然是如此的熟悉,使得心里有好像回家的感觉。结果真的就非常想家。在家里,吃穿至少要好得多。炎热的夏夜也不至于如此难熬。
过了几年,我一直连风扇也没有买。时间老人还是沿着每个日子的脚步爬了过来。永不停歇地随着你走过昨天,走到今天,走进明天。
我们需要做的,只是应付。我现在就要应付炎热,应付饥饿,应付蚊子,应付成败,应付一切的困难、挫折以及贫穷带来的一切。

吃过泡面一般是夜里零点,当我把今天的心得贴在BLOG上的时候,突然就发现时间不正确了。百思不得其解。
过了几次终于明白,原来所谓的“今天”已经成为了“昨天”。过了零点,记录日子的数据会加一。而我们传统的习惯,凡是睡觉前的时光都应该是连成一片的,是属于同一天的。
凌晨半点,一般来说是看片的时间。
哪怕是沉默的片子,我依然会坚持把它看完。
看了以后特别有感觉的,明天会写一篇观后感。至于烂片,扔在脑海让它慢慢腐烂。
以前以为王菲专辑中的歌曲从来没有用在影视里面,除非是专门为电视剧唱的,如《英雄》《宽恕》。显然,这是我孤陋寡闻的缘故。陈锦鸿在影片《愈堕落愈快乐》中反复倾听《暗涌》,王菲在《恋战冲绳》中轻吟浅唱她的《新房客》,而《生命因你而美丽》则把我最喜欢的《彼岸花》作为片尾曲。
同样认识了一些没有听说过的演员,《愈快乐愈英雄》中再次出现那张熟悉的面孔时,我记住了陈锦鸿。《黑暗中的舞者》使我认识了冰岛歌手比约克。在雅典奥运会上再次出现,这是后话。同样记住了一些话,In a world of shadows,she found the light of life.

看完影片总是在凌晨两三点。走到窗前,窗外大片漆黑,不远处的工地上有一两盏灯,持续发出无力的光线。
我用数码相机拍了出来,结果拍不出我看到的意境。在黑黑的背景中只有两个白点,环绕四周的是朦胧的绿色。

冲澡,一天中的第N次冲澡。
上床,塞上耳机,听那已经听了成百上千次的《寓言》。
在王菲空灵的声线中,我慢慢闭上了双眼。

(原刊于红袖添香:http://www.21red.net/view/view.asp?id=487958)

Response Trackback

Leave a Reply